一个想成为树的孩子--淄川中学王佐会老师


作者:管理员 来源:网站管理部门 发布时间:2018/6/25 阅读次数:837

登陆后才能查看

    洛克说:“人生的磨难是很多的,所以我们不可以对于每一件伤害都过于敏感。在生活的磨难前,精神上的坚强是我们反抗人生苦难最好的武器。”

                                  -------题记

    秋意渐浓的十月,踏着微寒来到了有些偏僻的山里家访。由于位置不熟悉,再加上地处偏僻,几经周折找到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小川家时,已经是午后。

    远远地,一个瘦瘦的有些倔强的男孩在路边眺望,如果不是因为穿着校服,绝对不会认为他就是读高二的小川!他太单薄了,以至于在微微的秋风里,他有些瑟瑟发抖。我走近时,他腼腆的低低的喊了一声:“老师。”

    “你是小川吧。”

    “嗯。”他有些不好意思。也难怪,刚分到班里,多数同学还没有认全,更何况内向的他。

   “家长在家吗?”我问。

    “奶奶在家。”小川没有多说,便在前方带路。

    小路很窄,前方有一片树林和一些已经收割过的的玉米地,看不见村落,偶尔能听到鸡鸣狗叫的声音。

    “你家离这远吗?”

    “不远,就在前面,走过这片树林就到了。”

    一路无话,大约十多分钟后,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老远就对着我喊:“老师来了,快快进屋坐!”

    老人热情的把我领进屋。院子不大,地上散乱的放着一些还没有整理好的玉米棒子。房屋有些昏暗,墙壁斑驳,陈列简单。唯一突出的一张剥落了红色油漆的桌上放着一台老式电视机,撒过水的地面干净清爽。

    老人把我领到一个有些年头的沙发上坐下,热情的要给我泡茶。纵然我极力推辞,老人还是执意把热腾腾的茶端到了我面前。

    “这么远,老师辛苦了,喝口水润润嗓子。”我连忙道谢。说真的,一路颠簸真的有些渴了。

    “小川,给老师再倒点水。”老人忙着招呼正站在一旁的小川。

    “怎么没见小川的爸爸?”我一时好奇,就脱口问道。

    老人的眼圈霎时就红了,哽咽着说:“他爸前年就走了,她妈妈受了刺激,精神不太正常……”

    “对不起”我连忙道歉。

    老人摇了摇手,低声的抽泣着,猛地咳嗽起来。我有些手足无措。

    “没事,老师,没事的,再喝点水吧。”在一旁的小川说道,“奶奶,我先扶您去躺一会儿。”

    老人边摇着手咳嗽得更厉害了。

    小川走过去扶起奶奶,轻声对奶奶说:“您去休息,我来招待老师就行。”

    奶奶有些歉意的看着我,不能说话。我赶忙说:“您快休息吧,我和小川说几句就走。”

    小川扶着更加佝偻的奶奶进了里屋。

    我惊讶于这个弱小的孩子的平静与坚强。

    小川一会儿就出来了,说:“老师,我奶奶肺不好,您原谅。”

    我不知道该拿什么话语来安慰这个孩子,任何语言在现在看来都是苍白的。从他简单的言语中读出来他虽年少却有着超乎同龄人的坚毅与稳重,这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弱小的身躯下潜藏着多大的潜力。

    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必要再和小川说什么调查什么了,只是简单说明此次来家访的目的以及学校的规定就和他告了别。这个瘦小的孩子又开始有一丝腼腆的送我走出家门,静静的站在那里执意看着我走得很远。我的眼睛竟然有些酸涩模糊了,这个瘦小的身体该到底有多少不屈的勇气才能扛得起这么大的磨难!

    返校后,我一直都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或者说去宽慰帮助这样一个孩子。时刻的,我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我生怕我的行为会在小川这样一个敏感的年纪会有负面的效果,我也害怕小川在我知道他家庭情况后无动于衷而会产生的误会。就这样,我一直在极力的通过自己的方式去了解着这个不太熟悉的孩子,极力的想着不能伤害这个孩子,极力想通过他没法察觉的资助方式去帮助这个孩子。

    一次周记作业,小川的本子里夹了一张纸条:

    老师,我知道您在了解了我的家庭情况后一直想为我做些什么但是又怕伤害到我,谢谢您!我扛得起来,也会扛过去的。生活想让我哭,我偏要笑着给他看。您放心,我不是那么脆弱的孩子,我记住了您在课堂上讲的洛克的那句名言,也很喜欢三毛的那句话,其实,我也想变成一棵树,一半在土里安详,想爸爸的时候静静的和爸爸聊聊天;一半在风里张扬,呵护着奶奶和妈妈,让奶奶,让妈妈看到我是个男子汉。

    再一次,我泪如泉涌。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文化西路29号 邮编:250011 邮箱:sdzizhu@163.com

版权所有:山东省学生资助管理中心 鲁ICP备09068134号